:::

manager - 媒體報導 | 2019-11-08 | 人氣:492

 

新聞來源:2019-11-08/經濟日報

 

鋒明集團董座蔡文瑞 記者黃阡阡/攝影

 

五年前越南513排華事件,首當其衝的自行車座墊大廠鋒明,遭到大火吞噬,一夜之間坪廠房化為灰燼,只剩焦黑的土地,鋒明帳面上淪為破產,

但董事長蔡文瑞非但沒有撤資,還義無反顧決定打造規模更大的新廠,朝他的自行車王國邁進。

 

憑著20年前到越南的初衷,如今鋒明持續擴充產線,目標挑戰座墊世界第一。

1999年,當時29歲的彰化囝仔蔡文瑞單槍匹馬到東南亞考察後決定赴越設廠生產,鋒明一路打拚,拿下歐洲自行車主要品牌的訂單,現在不但是東協第一大自行車座墊廠,

也是全球前五大製造商之一,儘管五年前遭受513事件重創,但一步一腳印,目前年營業額已恢復到新台幣5億元的規模。只是在蔡文瑞心中,513排華事件就像一道疤,

是經過老天爺考驗的印記。

 

2018年美中貿易戰開打,熱錢前仆後繼地湧入越南,成為貿易戰下的最大受惠者,在地台商無一不坐享轉單的果實,但五年前,不會有人這麼看越南。

尤其對蔡文瑞來說,這段歸零又重生的心路歷程,乃至災後無處求援的窘境,依舊歷歷在目。

2014年中越海權爭議,引發越南民族性高漲,進而發動排華的示威遊行,連帶平陽省數百間台商也受到波即。

蔡文瑞說,「當時第一階段只是停工,第二階段開始破壞,第三階段就是搶啊、燒啊,什麼都來。」

 

鋒明不僅占地千坪的廠房全毀,還有幹部受重傷,甚至有人在此排華暴動中喪命,所有生產全面停擺。夾雜著國台語蔡文瑞娓娓道,

「若是說企業是人的話,那時候的狀況就是在加護病房,如果一口氣喘不過,有可能隨時都會挫起來。」

當時傳言,一周後還會再醞釀一波抗爭,台商們都做了可能要撤資的最壞打算,而蔡文瑞既是平陽省首要受災戶,又身兼平陽省台商名譽會長,

為了掌握整個暴動的走勢,幾乎每天奔走於越南政府與台商之間溝通,所幸暴動的情形最終受到越南政府控制,台商立刻啟動復原機制。

 

說是啟動復原機制,但鋒明廠房已化為灰燼,首要之務就是向越南政府提出補償,當地政府卻想將暴動歸屬為意外,意圖將賠償事宜推給保險公司,

鋒明甚至得自行提出災損金額,經過會計師事務所試算,鋒明災損金額高達1,100萬美元,折合新台幣約3.4億元。

 

「真的很無力啦,程序就愈來愈走不下去,最後大家也都不提了。」蔡文瑞說,當時平陽省台商災損愈算愈少,因為大家爭取賠償沒有信心,

「除非像我這種重大災損,不然認賠趕緊重建卡實在,台灣政府也建議過打國際訴訟,但國際訴訟打下去費用我要自己出錢,而且打訴訟的時間很長,

就算打贏了還可能拿不到錢,反倒怕被找麻煩。」

 

蔡文瑞不是沒想過撤資,而是不知道還可以撤去哪裡。「決定留在越南,是因為還有機會可以不走。」蔡文瑞坦言,513事件後不是只有鋒明留下來,

而是沒有一間台商撤資,因為早期到越南的台商,早已建立起有人脈、經營與成熟的團隊,且放眼東協市場,越南投資環境仍優於其他國家,想一想重建是最實際的辦法。

 

「就是歸零啊,我想老天爺就是在考驗我,老天爺幫我打掉,我也只好乖乖的(重建)。」

 

災損超過3億元的鋒明,資產負債表負100萬美元。蔡文瑞說,「我根本是已破產了,如果不轉念能怎麼辦,只能往好處想,燒掉以後我還有土地,

土地重估後賣掉勉強可以打平,我是真的是用歸零的心態重新開始。」

 

1999年蔡文瑞來到越南打拚,鋒明年年成長,15年過去後終於不必再向銀行借錢,但這一年就遭遇暴動回到原點,蔡文瑞的無助與挫敗毋須贅述,

但凡事一體兩面,蔡文瑞靠著正能量每天鼓勵自己,轉個念他竟然笑說,想想自己失去的都是在越南賺來的,「就是賺賺之後,又攏嘸去而已啦」。

 

2014年走過暴動,鋒明再度於平陽省重建,短短五年締造年營收5億元、年產量800萬台的規模,相較過去的廠房不僅大上七倍,年產量也已超越過去水準,

且鋒明仍在繼續年年擴大中,邁向年產量1,200萬台的目標。「我一直都有很大的抱負,我想要做到世界第一」,蔡文瑞害羞說,「這個夢想很大耶,我就是出生在庄腳的囝仔,

凡事嚨嘛系要靠自己,但世界第一的目標沒有改變,鋒明之後還要回台IPO。」